日本"小白菜"上岗:小抄不离身

发布时间:2010年08月04日 15:16 | 进入复兴论坛 | 来源:cctv.com

  如果在世博园区人气最旺的日本馆和日本产业馆附近遇到了用“夹生”汉语为你指路的志愿者,请千万不要惊讶,那你一定是撞上了来自日本志愿者。为了更好地服务世博,日本志愿者可动了不少脑筋,随身小本子上涂满了世博信息,连手背也成了最佳“小抄工具”。

  首批来自日本的36名志愿者已于7月27日起正式上岗,他们也是世博园区内的第一支外国志愿者队伍。

  报名人数太多 抽签决定去留

  今年年初,世博会日本志愿者招募、选拔工作正式启动。由上海世博局授权日本上海世博会志愿者协力实行委员会,从公开报名的日本国民中选拔产生了75名日本志愿者。日本志愿团团长水谷左慧子向记者介绍,因为报名人数众多,在选拔的过程中一度还引入了抽签的形式来决定志愿者的去留。

  据悉,日本志愿者将于7月下旬至8月中旬,分两批来沪服务。首批上岗的36名日本志愿者中,年龄最大的66岁,最小的20岁。主要由大学生和退休人士等日本国民构成。半数日本志愿者具有一定的中文会话能力,不少人还曾经是2005年日本爱知世博会的志愿者。

  日本志愿者的岗点主要位于浦东的AB片区、浦西的DE片区,靠近日本馆和日本产业馆,为游客提供秩序维护、老年人、残疾人和儿童扶助等服务。

  从爱知到上海 六旬翁好学不倦

  63岁的小川久夫原是邮局的一位公务员,退休之后仍然闲不下来的他便开始忙碌投身于各种志愿服务。其中,连续成为2005年的爱知世博会和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便是他最大的骄傲。“既能够帮助别人,又能够提高自己,何乐而不为呢。”不过,对于小川久夫不畏辛苦来到上海做志愿者,他的家人曾经也有过担心。“他们都怕我辛苦,但是我告诉他们,不去我会一辈子遗憾。看我这么坚持,他们也就不反对了。”

  小川久夫学习过一年的中文,在他随身的笔记本上,密密麻麻地记录了两三页中文常用会话,下面标注了日文翻译和拼音。他告诉记者,这是他上一次作为游客前来世博所做的功课。记者粗略地翻看了一下,上面除了有世博交通图外,还有老爷子手绘的园区片区地图,并在旁边配了东西南北方向指南。“园区地图太大了,这样指一指,比较一目了然,大方向不错就可以了。”

  从爱知到上海,小川久夫眼中的两届世博有大不同:“这届世博会的建筑更宏伟,会场更大。”说到中国游客的素质,小川久夫表示:“有些插队的不太好,不过游客排队的毅力令我十分佩服。”

  “三字经”指路 游客很受用

  身穿白菜服,日本小白菜要和本土小白菜一起经受大流量游客的“拷问”。这不,在日本产业馆前,小川久夫就被一家三口给拦下了,其中一位问道:“我要去中国馆,应该从哪里走?”“你要去,中国馆?”小川久夫用生疏的汉语回应道。好奇地看着这位志愿者,游客点了点头。“从这里,向前走,过马路,向右转,过天桥,坐地铁,走15分钟。”三个字一组的回答,简单直接且清晰,听得几位游客都乐了。其中的小女儿还激动地跑上去,用英文问道:“你能给我写几句话吗?”小川久夫起初还不太明白她的意思,呆立着不动。当明白到小姑娘是想让自己签名留念时,脸上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,为她写上了日文传统祝福语。

  在日本志愿者服务的过程中,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。眼见着遇到了不会中文的石川诗乃,一位游客便用表情搭配手势做出想喝水的动作。“噢!你想喝水,在那里!”石川诗乃高兴地指向前方饮水点的位置,能够帮到别人的她,最开心。“arigato”游客用一句不甚标准的日文表达了感谢之情,这让石川诗乃笑得更开心了,不断与这位游客挥手告别。

  问到对日本志愿者服务的看法,那位提问的阿姨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竖起大拇指说:“虽然中文不行,不过态度真的很好。”

  汉语不利索

  小抄来救场

  梳着标准日式包子头的石川诗乃一看就还是个学生,青春无敌的她笑起来脸上还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,十分可爱。虽然已经服务了一个上午,可从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出疲劳的痕迹,“才第一天,哪里会觉得累。”

  不过,服务热情高昂石川诗乃也有自己的痛苦之处,那就是不会汉语。最拿手的还是那几句“你好”、“谢谢”、“对不起”,接受采访时还得依托翻译在一旁帮忙。不过,她的英文倒是说得不错,和外国游客沟通起来也没有障碍。日本志愿团团长水谷左慧子告诉记者,在当初选拔志愿者的时候,就是以汉语或者英语作为条件筛选的。

  问到不会汉语对她的志愿服务会否造成障碍时,石川诗乃很坦白地用力点了点头。“碰到一上来就啪啦啪啦问不停,但是我又听不懂的,我就会给他看这个。”举起自己证件带子,上面挂了一个硕大的“日本志愿者”徽章。“然后我会问一句:‘你能说英文吗?’要是不行,那只能求助身边的其他志愿者了。”和之前的香港志愿者一样,在日本志愿者的身边也会有一位“本土”志愿者从旁协助。

  采访间隙,只见石川诗乃一边翻着自己的笔记本,一边在手背上写着写什么。上前一看,原来,她正认真地做着小抄。“问讯处”、“向前走”这六个汉字写在最显著的位置,下面还标有日语发音。“要是身边的伙伴忙不过来,我就拿这个给游客看,他们就能明白了。”石川诗乃笑呵呵地说,“虽然语言不通,但因为做得很快乐,时间也过得特别快。”

责编:张亦弛

边看边聊
验证码: